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看场:原来也是苦力活——中道中国式私家侦探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两天很快在兴奋和焦灼中过去,第三天一下课,生哥就打电话叫我和阿比准备跟车出发去中北市内。我俩赶紧换好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有需要,想了想还把家伙茬都带在了身上。指定我们赶到的地点是快出城的一个在建工地附近,空荡荡的一条新修的马路上,路边停着两辆旅游大巴,车附近已经三五成群的有二三十个人有站有蹲的在那里了,我瞄了瞄没有认识的人但是有几个面孔应该在健身房遇到过,微微的点下头算是打个招呼,我和阿比就好奇而又有些紧张的单独站在一个地方,一边观察着这群即将一起做事的同伴一边给生哥打电话。生哥在车里,从他的口气中我听出来这些人不是他一个人组织的,他们几个领头的在车里商谈事情,让我们先跟别人一起等着,还有人在陆续赶过来。

  等了将近三四十分钟,赶到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是平静的看不出波澜也不怎么说话的中年人,一看就是有过很多经历的那种,也有染着头发看着很嚣张狂妄的小青年,基本上都按着各自的圈子在一起,插着手吸着烟,不吸烟的要么背着手听人说话,要么两胳膊抱在胸前低声的讲着笑话。他们应该经常一起办事,很多人都是认识的,刚一到就一群人招呼着,除了比较显眼的几个年轻人,除了略有些戒备而又偶尔带着精光的一瞥外,这群人要多普通多普通。

  生哥和另外两个人走下车来,“我们这边到了39个人,”一下车就有人朝他这边靠了过来,他简单的扫了几圈,对另外一个壮实的高个男人说:“阿海,你看你们俩那边的人到的怎么样了?”“我们这边还四五个人,刚打电话说有事不来了……总共加上咱仨九十二个人了,差不多了。上车吧?”阿海回应道。

  56座的两辆大巴,很快被上车的人填满了。可能是我们第一次跟着出来,生哥拉我俩坐在了稍微靠着前门的位置,随着车迅速的朝着市内驶去,他详细的给我们介绍了这次出场的情况。

  “咱们就是去看个场,这不用打架,就是充个人数吓唬吓唬对方的人。等会过去了你们就尽量跟在我旁边,记住,只要对方不动手我们就不动手。如果对方有人耽误施工了,你们就跟着把人控制住了就行,只要保证对方没人阻挠施工,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扣去开支,这次每个人一天一百块钱,真要打起来了另说,动手的一人五百块。而且就算打起来了,尽量不要动家伙,对方要是用家伙了,我们也尽量利用工地上的砖头什么的,最好是现场的东西,这样对我们有利。”

  “我们去这么多人,肯定没问题。谁敢跟这么多人打呀?”我说,“不过都不认识,会不会自己人打着自己人了?”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回头会有安排的。这有的是我们的人有的是阿海他们俩的,基本都是在新南市混的,平时都面熟,你们俩到时候尽量跟着我就行了。”

  作为卫星城市的新南市距离中北很近,30分钟的路程,车子一路开到了中北市内一个在建的工地内,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一群人下了车后仍跟上车前一样,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人影和工地的昏黑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唯有建筑工地的那两层楼的指挥部灯火通明,生哥他们已经进去在跟工地建设的负责人在商量了,可能这个时候已经是工人去吃饭的时间了。四处望去,只有三三两两的工人在看守着工地,一堵横躺在地面上已经摔的有些发散的墙体告诉我们,下午这里没有进行任何施工。应该就是生哥原来说的,这是被阻止施工的原住居民给推翻的吧。

  说话间,工地的日光灯,探照灯依次亮了起来,整个工地顿时灯火通明。围在一起聊天的人停了下来,蹲着的也站了起来。生哥和阿海几个领头的人走了出来,告诉大家,等会有吃的东西送过来,吃完之后,工地的工人就会过来,要趁夜把围墙给立起来,无论对方如何动作,都必须保证这一点。说完,有几个人从旁边的小卖铺里面一件件的矿泉水搬了出来,两个人搂着几条香烟逐渐的发放开来。“烟一人一盒,水随便喝。今天有点匆忙,送来的有烧饼和牛肉,大家简单吃点,一会守着没事去小卖铺拿扑克牌,回头我们一块结算。”有人高声的喊着。

  “我靠,果然是体力活。”我跟阿比笑道。人虽然多却不乱,我看到一个大铝盆里有大半盆的牛肉,貌似还是葱花凉拌的,烧饼打中间撕开后,都可这劲儿的塞牛肉,每人自己夹好后都边吃边离开。边上还有人在照应着,笑道攒着劲的吃,不够的话还有。

  阿比我俩一手一个烧饼,胳膊下夹着瓶矿泉水,边吃边朝场外走去。借着灯光,看到工地外围多了许多人,听到旁边有经验的人在谈,本来对方已经开始慢慢的聚集人了,但猛一亮灯下突然发现这边来了这么多人有点吃惊了,对方也在商量对策。

  饭刚吃完,工人就开始在垒围墙了,我和阿比俩人精神劲儿猛的提了起了,紧张中还带了点兴奋。是不是说对方就该过来找事儿了,我们寻思着。四周看了看都是老油子,脸上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看到生哥背着手转悠了过来我们赶紧上前去问,“歇会吧,这一会半会的没事,你俩找个地方坐回,打牌干啥都行。”生哥轻松的笑着,“先歇两三个小时吧。”真是新手,我和阿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想姜还是老的辣,看旁边三五成群的要么开聊要么在打牌,一点大战的氛围都没有呀。我和阿比寻摸着找个坐的地方,发现打牌的聊天的很多都是顺手抄了两块工地的砖头垫在屁股下,果然都是高手,休闲之时已经将工具都准备好了。我们不想干坐,就里里外外的四处晃悠了起来。

  走到工地的门口,我俩顿时愣了,路边上两辆警车警灯不停地闪着,我看到有两个警察背着手,拿着对讲机在那聊天,还不时的朝着工地这个方向扫来扫去。不会是对方报警了吧,我们赶紧走回工地去找生哥说这个情况。生哥跟我们朝外走了两步,瞅了瞅外边还在聚集的人群和警车,“今天难打起来,不用担心公安,那都是工地老板安排了的,就算是抓住了也没大事。”

  围墙一点点的垒高了起来,新南来的这群人依然在悠闲的打着牌,聊天或者闲逛。突然间门口的噪杂声响了起来,朝外开去,门口的俩工地保安已经被一群要冲进来的人推到了一边,年轻人很少,都是四五十岁甚至更大年龄的男男女女,很快的就朝围墙的方向赶过去。生哥猛的站了起来:“妈的,这群孙子玩儿阴的呢!拿老头老太上阵,都过去拦着他们,尽量别动手,年龄大的动手也别还!”说话间,刚还在消遣的人都已经站起来朝着对面的人群冲了过去并且迅速的堵住了对方的去路。生哥走到了前面,大声的喊着:“你们谁是主事的,让主事的出来说!”这边的活计也三三两两的喊着,让主事的出来谈谈。对方看到这么多人在拦,也没有再朝前硬冲,就听得七嘴八舌的在那回应:“我们没有主事的!你们是干啥的?!”还有几个大爷在喊:“你们懂不懂法?!你们这是要坐牢的!”生哥笑了:“你们不要乱来啊!我们这是正当的维护利益,你们再去推围墙才是犯法,知道不?!”对方喊的更大声了:“你们这是黑社会!!推开他们,让他们打!”说着几个人就带头超前挤了过来,场面顿时有些失控。推推攘攘几番纠缠,终究是这边的人多并且都年轻力壮,而且明显能感觉到对方只是虚张声势并不那么拼着要进来,渐渐的他们都被推出了大门外,并且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我探头看了看,人并没有散,大部分的人堆在一起交谈着,还有几个老头在警车旁跟警察在喊着什么,警察一边做着安抚的手势一边在给他们讲话。

  这边的人也退回到大门内稍远的地方,警惕的不时张望着门口方向。生哥几个领头的聚在了一起,我和阿比紧跟着生哥旁边,听他们在那边商量。“对方肯定还要再来一波!”生哥肯定的说。阿海也面色阴沉:“估计得动手,做准备吧。”他一招手,身旁一个人拿过来一个帆布的包裹,“这里面有十几把锥子,看都让谁用。”生哥用手拨拉了一下帆布包口,朝里面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回身叫了几个名字,阿海也叫了几个人的名字,喊到的人很快的来到了跟前。“等会再弄起来了之后,你们几个用家伙。记住,只能对年轻人用,看谁跳的最猛就扎谁!找最不老实,跳的最厉害的那些人,那铁定是领头的。年龄大的只让其他人拽走就行了,连一个手指头都不能动,别万一有点啥讹住咱们。还有,老规矩,只扎屁股、大腿,紧着这些扎着疼、皮厚肉厚不见伤的地方下手!”被叫到跟前的人一边点头应着一边逐个的从包里拿锥子,我伸头看了看,跟螺丝刀一样的造型,就是头是尖的。人散了之后生哥给我俩解释,一般出来做这种事情的,都不会用刀子棍子啥的,容易见着伤,而且刀口深几厘米、长几厘米的情况下就算轻伤了,用锥子的话怎么鉴定都不会触犯长度和深度的禁区。而且对着屁股大腿这些部位,一般年轻人就是被扎住了,也不怎么明显能找着伤口。这些拿锥子上场的人,叫扎手,每次只要用到,出场费直接从一百块跳到一千块一个人。

  等了个把小时对方仍然没有什么动静。刚折腾了那下提起来的精神劲儿又渐渐的松弛了下来。工地上仅有的几把破凳子和长条台阶上都坐满了人,我看到有几个用手支着下巴都已经开始小憩起来。生哥带着我俩坐在一个能看到工地门口的阴影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才知道,因为这个新小区建设占用了原来两个连在一起的家属院各一大半的地方,就留下两侧房龄较短的高楼没征用,建筑商把之前这里的几棵长了几十年的大树给刨走了,现在居民不愿意,说是之前这是大家乘凉的地方,不能挪走,施工方偷偷的用吊车卡车一拉走,人家就开始闹,加上之前的赔偿款不是太满意,就演变成盖一堵墙推到一堵墙的情形。“那栋是不是没有被扒掉的?”阿比指了指斜对面的高楼问道。我和生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生哥点了点头,我扭头刚想跟着接一句话,突然隐约的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还没等我开口,阿比已经一辆凝重的拉了拉我的胳膊:“威哥,你看那楼上几个红亮点是干啥的?”红外线?我恍然大悟。红外摄像头!有人正在拍录我们,而且不止是一台机器。生哥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完全消失了,他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来不及跟我们多说就起身找阿海他们去了。

  他刚起身离开,就听大门口猛的炸开了窝对方边喊叫边冲了进来,比上一波的情况凶猛的太多了,对面来的人直接横冲直撞,被拽住了连推带骂跟打了鸡血一样仍继续朝前冲,队伍的后面还有人敲着锣打着铁盆,一边喊着:“黑社会打人了啊!黑社会打人了啊!”声音震天。这边的气势一时弱了下去,被一群带头的大爷大妈楞给朝后撵了十几米,距离围墙越来越近了,这时候我看到刚才去领锥子的几个人慢慢的朝对方的几个年轻人靠了过去,刚进到身前,就见到被抓住胳膊的年轻人跳了起来,鬼哭狼嚎的“啊”“妈呀”的声音尖叫声不断,“杀人了!有人拿刀扎人了!”几个年龄大些的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跟着叫了起来

  “有记者!”我刚想上前帮着推人,就听旁边有人在低声的喊着,“说给站那边的自己人,有记者!”一句句的传了过去,我和阿比抬起头,发现刚才看到红外的地方,已经不再顾忌被发现,窗户的灯亮了起来,拿着摄像机的人影在看的清清楚楚。对方也听到我们在喊的话,瞬间气势又高涨起来,除了几个被扎的年轻人偶尔的痛喊,更大的声音响了起来:“有记者在,他们不敢打人,去推到围墙!去推到围墙!”边喊边更加坚决的朝前冲了过来。

  我和阿比朝后退了退,记者是他们找过来的确定无疑,当他们发现来这么多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刚才短暂的平静只不过是是因为记者还没有做好准备。想清楚了这一点,没有人敢在记者的面前再做出头鸟了,我们都在朝后退,对面的人群很快的冲到了围墙旁边,伴着一二三的声音,一个小缺口被他们推了下来。本来上前阻挡的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了,都扭头看向生阿海他们。

  “上去拦住他们!”生哥大声而又冷冷的喊了一句。我扭头看去,他铁青的脸有些狰狞了起来,“不能让他们再把围墙推倒!把他们都撵出去!”声音刚落,已经有两三个年轻一点的黄毛跳在墙头上,一手拎着一块砖头,指着对方的人骂道:“妈类比的,我看谁敢再推试试!”说着其中一个手起砖落,砸在了人群前的空地上,另外几个人也都将手中的砖头砸在人群和围墙之间的空隙中,地面上原本厚厚的一层干渣土顿时荡起了一股尘埃。这股在摄像头之下还不要命的无赖劲儿一时把对方给震慑了一下,有几个在砖头砸下来的时候不自觉的朝后退了两步。

  趁着对方发愣的那一会,所有的人又重新冲了上去,三三两两的或架住或拽着对方朝大门口拖去,有人挣扎,有人谩骂,但这次所有人都很坚决的执行生哥的话,不管对方如何闹腾都不放手,直到把对方逐渐的都扯到了大门外。“让他们在门外边折腾去吧,”生哥抬头看了看楼上还没有关掉的摄像机,“今天就这样了,围墙再保不住,今天我们全白来了!”这时候我才发现,除了这会还畏缩在围墙旁边观望的施工人员外,工地方没有任何一个管理人员出面,即使是围墙被推的时候,也全都是我们来的人决定继续盖还停下来,做这个行当,也不容易呀。

  冲突就这么结束了,该录的对方也录到了,人群有在门口闹腾了个把小时,开始渐渐的散去。看看表已经是十二点钟的时候,我走到门口看了看,警车还在路边灯光闪烁。一件件的矿泉水又搬了出来,发烟的人又出现了,听人说一般情况下都是一天一包,刚才有点激情了,所以额外再发一包。三三两两的人又聚在一起闲聊了起来,打牌的,小憩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夜里两点钟的时候,围墙仍在继续的垒着,两辆大巴车从工地外边又开了回来,生哥阿海他们从工地指挥部走了出来,开始组织人上车,收工回去的时间到了。

  “我俩还以为最少要等到天亮呢。”我笑着对生哥说。旁边的几个中年沉静男都哈哈笑了起来:“不知道劳动法么?……咱们这是8小时工作制,兄弟!”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