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要账:人在手钱就有——中道中国式私家侦探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随着生哥这一声大吼,楞的不仅是赵初,还有我和阿比。事先没有给我俩说过是这么搞的呀,但是本能的我俩赶忙站了起来,急走几步跟生哥成了倚角之势,先断掉了赵初逃跑的线路。这时候老虎慢悠悠的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赵初的旁边,在他愤怒而疑惑眼光的注视下,慢慢的将桌上又一瓶没有打开的啤酒拿在手里,一边对赵初说:“兄弟,咱们素不相识的,我们也是替人办事,别怨哥哥,你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今天哥几个只能送你上路了。”说完,狠狠的抡起来酒瓶,但听“砰”的一声又落在了赵初的头上。

  赵初身体摇晃了几下,居然还没有晕倒过去。他左手原来还撑在地上准备站起来的,待听到老虎这么一说一砸,顿时泄了气,索性一屁股就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上,两手捂住了头。血已经顺着额头化作几缕淌了下来,顺着鼻侧、脸庞慢慢的滴落到了胸前,他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慢慢的抬起了头,惊恐的朝生哥和老虎看去,声音也变得嘶哑了起来:“大哥,我不敢呀!……我得罪谁了呀?”到后来已经哭腔都出来了。

  生哥顺手拉过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两腿分开两手按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眼睛透着凶光盯着眼前的赵初,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得罪了谁?**得罪了谁还不知道?就你这成色,还真以为自己在四通是个人物了?最近是不是带头闹过事?!他越说声音越发冷,不待赵初回答,又一巴掌抽了过去:“你麻类隔壁的,是不是最近带头闹过事?!想起来没,今天就是为这事来弄死你的!”连着用力的抽了四五巴掌,生哥停了下来,甩了甩手。赵初已经一脸木色,直直的看着前面,眼神空洞呆呆的坐在地上,俩手就那么耷拉在身边,再也说不出话来。生哥对老虎使了个眼色,慢慢的站起身来朝旁边迈了一步,老虎随即走到了赵初的面前:“兄弟,别怪老哥,我们也是替人办事。这么着,你还有啥要交代的,我们替你捎个话。”

  赵初缓慢的抬头看着老虎,这才突然醒来过来一样,猛的跪在了地上俩手就去拉老虎的小腿,一边嘶哑的哭喊道:“大哥……大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大哥……饶了我吧……啊……”看到老虎朝着生哥看去,他又膝行着朝生哥扑了过去,直接抱着生哥的大腿:“大哥,大哥,您饶了我吧,您放心,我再不敢了,我再不敢了,您放心……”生哥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用力的右脚一顶把他挑开,朝着椅子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在椅子上坐下后略转身看着赵初,平静的问:“想起来什么事儿了?”

  赵初忙不迭的点头,满脸期望。生哥自顾自的拿过来一个杯子,一边朝里面倒水一边慢慢的说:“就算留你一条命,不卸下来个胳膊腿什么的,我们也没法交差呀?……再说了,放了你等着你继续闹事呀?”说罢,一手端起杯子,眼光朝赵初扫了过去。

  赵初应着生哥的目光急忙的摇着俩手,连声说道:“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大哥您今天饶了我,真不敢了。”生哥看了眼老虎,微微点了点头。老虎近到赵初跟前,猛的一脚踢了过去,恶狠狠的骂道:“麻类隔壁的,耽误事儿!”

  这一脚真是用了大力,赵初直接被踢躺在了地上,蜷缩在那里两手抱着肩浑身哆嗦,却也不敢吭气。生哥走到他跟前,一边蹲了下来,一边从兜里掏出来一打钱来:“今天放你一条生路,记住,只要再敢闹事,随时要你这条小命!”说着抽出来五张票子一张张的扔落在赵初的脸上,“四百车费,一百块钱拿药!没有下次了!”说完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我和阿比临出门的时候,看到赵初还在那里躺着一动不动,急忙紧跟着最后走出门去。

  出门的一瞬间,阿比朝桌上又看了一眼,低声对我说:“可惜了这桌好菜……”
  走了挺远才到老虎停车的地方,近了才发现前后车牌被布兜给罩住了,可能是怕万一事情办不好有人追出来记住车牌吧。老虎开车走了大概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土路,瞅着四下是无人的农田的时候,迅速的将布罩摘下,然后不紧不慢的绕了一个圈重新回到了主路上。

  很快的进入了市内,我们随便在一家回锅肉饭店吃了点饭,这里的饭菜实在是辣的厉害,大个才吃了几口就哈着嘴大口呼气,一点菜都吃不下去了。倒是生哥和老虎两个人,已经吃的满头大汗,也辣的拿手只扇舌头,却还在不亦乐乎的挑着最辣的去吃,看的我们直咂舌头。

  酒足饭饱,我们没有去宾馆住宿,大个下车打了个出租车,我们一路跟着到了一家洗浴中心,泡澡按摩自不必说,在五人大房间里,生哥和老虎一边喝着茶一边给我们讲解接下来的行动。这是一笔陈年老账,欠账的是本地的一个包工头,五六年前包下来了CX市内一个商业楼盘的工程,然后又一层层分包给了小包工头,中北市的债主就是那时候从他手里接到了外墙的工程活,原以为能挣个十几万,没想到从年头干到年尾,还有大半的账结不回来,钱没挣到手反而欠下了工人的工资,年年被人逼债都不敢回家门,之前什么方法都用了,上门恳求了多少次,一分钱拿不到,又告上法院,法院判他胜诉之后对方仍然耍赖,虽然零零星星的给了十来万,扣掉来回CX市的成本、打官司的费用,也差不多花完了。这次是死马当活马医,找到了老虎,看能不能把剩下来的20来万给要回来。

  “这都行?”阿比惊讶的问:“法院判了不是就能拿到钱了么?”
  “法盲!”生哥笑着瞪了阿比一眼,“法院判那都只是一个程序,对方就是一个没钱,你能咋着他?想赖账的办法多着呢,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开着宝马欠着民工工资呢……”
  “那法院判了都要不回来的帐,咱能要回来?”

  “啥法都得试试,好要的帐也不会找到咱呀。只要咱们出面去要的,肯定是呆账、死账,都是抱着试试的念头。”

  “靠!”看到我俩还跟木鱼疙瘩一样,老虎忍不住出声道:“这有什么难得,记住,人在手钱就有!”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虽然是第一次跟着出来办这种事情,我和阿比依然睡的很香甜,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来点中。睁开眼,看到生哥三人已经起来在那边抽烟边聊天,见我俩坐了起来,生哥安排了一声:“先洗洗,抽根烟提提神,准备去拉人!”

  在我们来之前,债主李斌已经跟对方联系过多次,用家中亲人出事的名义苦苦哀求,对方答应最近给凑个三五千块钱让他救急。在我和阿比睡着的时候,生哥让李斌又跟对方确认了情况,并且电话告诉对方今天有俩亲戚也朝家里赶回去,让从这边找他一下把钱捎过去。生哥冒充李斌的堂哥给对方打了电话,再三感谢对方并要请对方中午吃个饭,然后把钱捎着,而我因为看着比较文弱,冒充家里在外上学的亲戚。

  生哥开车带着我朝约好吃饭的地方赶去,老虎仨人打了辆出租车紧紧的跟在了我们后面。对方还没有赶到,生哥叫服务员安排了一个靠窗的房间,透过窗户,我看到老虎带着阿比走进了路对面的一个烟酒店,看不到大个,应该在我们这侧的哪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吧。四十多分钟在我的焦灼不安和生哥的悠闲养神中快过去,生哥的手机短信声响了一下,他看了后马上指了指让我坐在座位上,一会儿敲门声响了起来,生哥打开了门,我看到了一个跟之前照片上看到的外貌相近的男人,仔细打量,对方有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看着敦敦实实,陪着一个锃亮的光头,看着就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生哥忙笑着欠身将对方引进座位,光头将夹着的一个皮包放在了眼前的桌面上,大刺刺的坐靠在椅子上对生哥慢声说:“哎呀不好意思呀,让你等久了。”

  “没事没事,我俩刚到,刚到。这是我弟弟,在外地上学,正好跟我一起趁着我们公司车一块回去。”

  寒暄间,服务员已经将点好的菜逐渐端上来,生哥借口自己开车不能喝酒,光头觉得一人喝酒没有意思,就边吃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生哥在那先聊着。

  “实在是麻烦你了,这次确实是家里出了点事,李斌也是真没办法了,这次王老板您无论如何要帮帮忙。”生哥一脸恳求的笑容。

  “哎呀……这个嘛,我也是手头不方便呀,你看我车都没的开,现在上面也欠我钱,我也是要不回来呀。”光头端起生哥刚给倒的一杯茶,抿了一口,慢慢的说:“不过老李有事,我也不能不尽个心意,我这东拼西凑借了两千块钱,既然你过来了,就捎过去吧。”说完,从包里掏出来薄薄的一叠钞票数了20张递给了生哥,然后将剩下的有十来张又塞进了手包,闭上眼朝椅子上一靠也不再说话。

  “那行那行,谢谢,谢谢。”生哥连忙点头道谢,转头朝我使了个眼色,无声的说了句“结账”,把钱放在身边放着的手提包递给我了,我会意过来拿着包去一楼服务台先结了帐。待要上楼,已经见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但听光头连说“不用不用”,生哥边朝下走边劝说:“真不麻烦,你看你还得打车,我先送了你,不耽误,你就别客气了。”连着劝了两遍,光头想了想说:“那行,你就把我捎到前面路口就行了,等会我自己安排。”

  我赶上几步帮他们推开门,待他们跟着走出门口,观察四周已近看到老虎和阿比一前一后的也从烟酒店走了出来,大个在这侧边打电话边朝着车的方向慢步走着。待走到车前听到滴的一声解锁的声音,我迅速把手中的提包放在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然后赶在了光头前面帮他拉开了车门,待光头坐了进去,伸手要拉车门的时候,我猛的双手朝前推着他的头,整个人扑在他身上跟着进了车内,这时候感到身后车门打在脚上,我一缩脚“砰”的一声门已经被大个关上了。这时候,老虎也从另一侧的后门进了来,正赶上光头一手推着我肩膀一手推着我头要挣扎,变右胳膊一环,勒住了光头的脖子,左手顺势拉上了后门,又感觉副驾驶座位上了一个人,车子便一加油门,迅速的朝前驶去。

  借着老虎勒住他脖子的空隙我腾出了自己的双手,用力的扳动他的肩膀和大腿,跟老虎两人合力,将他面朝下掀翻在前后驾驶座之间的空隙脚踏处,老虎换成两只手交叉用力的按在他的脖颈部,我身子近乎跪在了他的身上,左手抓住他左肩上的衣服朝下按,右手用力的拉住他的手腕使劲的朝后拧转,将他的胳膊反扭了过来,这时候才发现阿比从副驾驶处探过身来,想帮忙却无处下手。

  “你妈,终于动不了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光头被老虎按的估计嘴都贴在地上了,光听见“呜呜”的声音,也不知道在说啥。“大个呢?”我问阿比。

  “他自己坐车回去,弄住了?”开车的生哥微回了下头,让阿比从储物箱里拿出来一卷胶带打开,我连忙把光头另一个手臂也扭了过来,阿比狠狠的探过身来,帮着把他的俩手在背后缠了个严严实实的。老虎欠身低头凑到他耳朵旁,狠狠的说:“我现在放手,你要是敢吭气,我不要你命,但保证牙一颗都不会给你留,我现在放手,要喊随便你。”说完拽着他的后衣领,将他拖到后座上面,我帮着将腿也推到了中间,让他坐正。才看到他嘴上满是尘土,嘴唇上都硌的快出血了。

  本以为拉起来之后他回破口大骂,我都做好了抽他的准备,没想到他倒是个人物,做起来之后虽然表情略有些愤怒,却很快的平静了下来:“几位大哥,你们别动我……我认栽了。我知道是为李斌那钱的事,有什么咱们都好商量。”老虎斜扫了他一眼:“你知道最好,你配合咱们都方便。肯定是为钱的事而来,但是现在咱们不谈钱,你先跟我们走一趟再说。”说完,用力的拉着光头双手的胶带,将他推按在了后座上。

  车子一路飞奔,朝着高速口方向驶去,光头的脸渐渐变了色,但依然老实的不敢说话。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上高速的车很少,几乎没怎么停车就到了发卡的窗口。生哥摇下玻璃的同时,老虎欠身朝前探头,装作透过打开的窗户去看发卡的女孩,这个角度恰好把从外边朝车内忘的视野完全挡住,我左手拉住了光头的右臂,右手虚掩在了他嘴不远处,这样他想喊叫我就能马上堵住。

  生哥接到卡,将车子缓缓朝前开动,我心中长出一口气,松开手朝后坐去,眼看着窗户一点点的朝上升起,我想这时候整车的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候,但见身边的光头猛地朝驾驶窗探身过去,大喊了一声:“救命啊!”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