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第七章 闻讯--中道私家侦探探案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在何思远的家里的绝大部分时间,古逸晨都在何思远身上的身上挖掘着“宝藏”。比如最直接有效的搏斗技巧、枪械知识、侦查渗透、****等等,要不是为了这些东西,他老早就被何雪清那粘人的丫头“赶”走了。

  何思远一则心里有愧,女儿这个麻烦扔了古逸晨,他又更多的时间陪着妻子说说话。二则也是被缠的没办法,古逸晨也不是什么烂好人,让何思远的宝贝女儿一直磨到何思远提前兑现与古逸晨的诺言。

  这一“缠”字诀被何雪清发挥的淋漓尽致,看着女娃兴冲冲的跑出去,八成是给那个可恶的小子报喜去了,何思远一阵感慨,女生外向,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收买人心的,以前也不是没带过战友回家,这丫头怎么这次会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了呢?

  何思远教古逸晨的都是些最基本的知识,不少东西甚至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就能搜寻到的。最关键的是如何融入实战,古逸晨最讨厌的科目就是搏击了,和这变态何思远对打,说九死一生还是太轻松了,身上的瘀青就没消停过。

  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那暗杀,无声无息中断人头颅,虽比不过千军万马中取敌首级威风,可胜在神秘,让人恐惧!那千军万马中乱窜,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不小心成了刺猬或是直接被踏成一堆稀泥。只可惜任他百般祈求、威胁加恐吓,这眼前的‘教官’就是闭口不谈这方面的东西。

  刚刚体能训练下来,何雪清就抱着她的小白奔了过来。小白就那哈巴狗了,一身白毛就被人叫做小白,冤啊!“小白”这词都被用的泛滥了!

  “大哥哥,走了。”雪清先递给父亲何思远一个甜甜的微笑,紧接着对古逸晨道。
  古逸晨舒展着酸软的身体,“让我休息下啊,美女,你没瞧见我都快要散架了。”经过几番讨价还价之后,何雪清终于答应了将“大哥哥娃娃”改成了现在的称呼。

  那小白冲他古逸晨“汪”了一声。

  古逸晨看着小白吐出老长的舌头,暗骂:“叫什么叫,天气热你就好好呆着了,多管闲事,活该要热死你这个装嫩的老家伙。”

  何雪清轻抚了下小白的头,道:“大哥哥很累吗?吃了‘和路雪’就好了。我这几天瞧见的就只有‘和路雪’了,小白也好喜欢。”

  古逸晨心叫道:哎,什么叫做作茧自缚,大概就是形容我了。
  他现在是悔不当初啊,刚开始为了蛊惑这丫头说服何思远,以每天一根冰淇淋来诱惑雪清。这下好了,何思远是拿下了,可这丫头和这哈巴狗也被那该死的“和路雪”冰淇淋给征服了,这不又来“****”了。

  何思远看着二人一狗,寻思着这“和路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古逸晨猜这老土帽也思考不出什么名堂,说道:“别瞎琢磨了,就一冰淇淋。怎么你就这么老土呢?丫头,走,发兵小卖部。”

  留下何思远呆在那里,心道:自己是真的落伍了?忽然骂道,“你小子竟然用根冰淇淋就把我女儿骗的胳膊往外拐,看我明天怎么修理你。”

  如果古逸晨听到这话肯定要发狂了,他可是已经买了无数冰淇淋了,甚至为了治治这丫头的的馋瘾,抛却良心一次性投资巨款,任她吃到再也撑不下方才做罢。本以为这法子可以让她从此以后见着冰淇淋就反胃,没曾想她变的更加能吃,于是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好在这和路雪不比那什么哈根达斯,他还勉强承受的了。想到这,他特意叮嘱小卖部老板不能向小丫头透露任何有关哈根达斯的信息,要雪清对那东西感兴趣,他古逸晨就是把自个卖一万次也养不起这“大户”,不过最让人可恨的是这死狗竟然也要吃和路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什么世道!

  晚上是战术教学,何思远抛出一个课题,让古逸晨去思考对策,古逸晨有点鄙视的看了看何思远,这兵哥的教学方法忒落后,感觉自己都回到了中学教室里,不,应该说是小学课堂更合适点,良久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这课题上来。

  课题主要大致是让他古逸晨率领一支突击队,前往某一原始森林中搜捕一伙毒枭,而毒枭的实力不弱,有近五百人的武装力量。目标是活捉毒枭并尽可能的保存自己。
  “这突击队多少人?怎么配置。”古逸晨问道。
  “九人,前后各一狙击手另搭配一名近战士兵。”
  “这配置还行,不过九人对五百,自杀啊!有规定作战方式吗?”
  “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再愚蠢的指挥官也不可能会限定作战方式。”何思远咬牙切齿的道。至于那兵力配置,是他们用鲜血总结出来的教训,保障退路也是很重要的。
  “这么激动干嘛?这不是在讨论战术吗,我还以为会有很多假设搁在这做限制。这个,正面进攻当然是不行的了,不过要是有重武器就好了,直接轰到大叫投降,最好是呼叫空军支援,那就是再多五百人也没什么关系了。”
  “毒枭要活的!原始丛林你怎么呼叫空中支援,上面鬼影都见不到。”何思远冷冷的提醒道,把那胡思乱想的古逸晨招了回来。
  沉思片刻,古逸晨道,“可以试试下药,就是在他们的水源下药,直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我们只需进去提人就行了。”
  何思远一愣,下药?
  “这药有那么容易弄,那个除了下药外,还有其他途径吗?”
  “我就说你们会搞些什么前提和假设之类的了,那放火了,留一个缺口放他们出来,咱就架起枪在那等他们。”
  “打住,打住,原始森林你也敢放火,你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会越烧越旺啊。”
  “那弄个隔离带出来就行了。”
  “别忘了,你只有九个人,围着人家营地造个隔离带,先不说什么时候能够完工,你能保证不被他们发现吗?天才!”
  “那你说怎么办,难不成还要我领着几个人摸进人家大营把人家从被窝中请出来?这个一不小心随便冲出一只野兽就可以把人惊醒,估计那时我都成马蜂窝了。”
  何思远无语,背着手走了出去。
  时光穿梭,日升又日落,转眼一个多月就这么过去了。
  古逸晨也该回家了,何思远的探亲假也没多少时间。对于这个学员,何思远是非常满意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对他那些个稀奇古怪的战术感到很是无奈,瞎捣乱啊!。
  古逸晨走那天,雪清丫头整个成了泪人,那是,好不容易找了个玩具又走了,能不伤心吗?任凭何思远夫妇怎么劝都没用。是啊!离她而去的不仅是大哥哥,还有美味的和雪路冰淇淋,能不伤心吗?
  大概是哭的太累,雪清早早就回屋睡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似乎被褥下似乎有些东西,掀开一看,是一张字条和一些钞票,这字条上的字她倒是认得,好多硬币,难怪老觉的睡着不舒服。
  “丫头,收好了,这些可都是‘和路雪’啊!古逸晨字”


  两天之后,古逸晨终于回到了家。
  只是老远就看着这家似乎有些不对劲,推开半掩着的门,父亲正低着头思考着。听到声响,古浩轩抬头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低声道,“回来了!怎么样?”
  古逸晨应道,“还行,老妈呢?”看父亲脸色似乎很差,自那次被车撞后还是第一遭,担心地问道:“有事?”
  “你妈,她和你瑜姨在房里。你等会再进去吧!”古浩轩拦住了想进去看看母亲的儿子。
  看着儿子疑惑的眼神,古浩轩叹了口气,道,“你收拾下,明天我们回去一趟,你涵姐有点事。”
  “她有点事?”古逸晨奇怪地重复了一遍。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