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第十章 交易(3)--中道私家侦探探案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看着冷冷逼近的陌生人,楚飞扬不敢步司马道奇的后尘。
  近似谗颜的笑着道,“看来这酒真不是好东西,让人头昏眼花的容易摔倒。”
  古逸晨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继续走了过去,心道:装,你继续装!看你能表演到什么时候,等你玩完了就该我上场了,哎,这头一回做导演还是有点紧张啊,可千万别演砸了。

  楚飞扬对着这木头一般沉默的人不知该怎么办,打呢估计不是人家对手,这人要是身手不行的话,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更不可能一个照面就了结了司马道奇,要知道那那花花公子比起自己来差不了多少。说又说不通,空有一肚子坏水却吐不出来,人家不接招啊!

  看看躺在地上的司马道奇,楚飞扬继续说道,“酒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酒瓶更是可恶,你看这位躺在地上的朋友,不就是因为酒瓶误事吗?兄台您给给评评理,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这小子变得还真快,刚刚还称兄道弟的司马道奇转眼成了朋友,对于不认识的古逸晨却攀着叫兄台了。

  “少来这套,你是楚家的人吧!”
  楚飞扬点头哈腰地陪笑道,“是,是,小弟不才,似乎给楚家蒙羞了。”
  “你倒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废话少说,楚涵这事是你一手捣鼓出来的吧!”古逸晨语气冷冷的道。
  “楚涵?是谁说的,我楚飞扬不杀了他誓不罢休,楚涵是我们楚家的骄傲,是我楚家新的希望,听说了她的事后,我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为她稍微进点绵薄之力,于是来做这家伙的工作,想不到竟然会遭人恶意中伤。”楚飞扬一本正经的脸色,让人觉乎此人的无耻的确是无敌了。
  楚飞扬越说越激动,一手抓起酒瓶,另一手狠狠的劈了下去,酒瓶应声而裂。
  “大哥,你告诉是谁造的谣,我立刻就去找他杀了,剁成肉块去喂疯狗。”
  古逸晨看着楚飞扬那劈酒瓶的手不停的抖动,心中好笑,还疼吧!道:“不用去找了,造谣的人就在那了。”指了指躺地上的司马道奇。
  楚飞扬一时楞在那里,这一紧张,嘴就乱说话。
  “好了,我也不要你杀了他,教训人的事还让我做比较好,我比你专业些。”
  “你刚才不是说想为楚涵做点事吗?现在机会来了,怎么才可以让楚涵不嫁这人呢?”
  楚飞扬一听不用自己动手杀司马道奇,脑筋又开始转动了起来,“大哥,这要想让涵姐不嫁这家伙倒不是太难,我们可以这样。”他朝古逸晨做了个下切的动作。
  古逸晨摇了摇头,心中不得不佩服他楚飞扬怎么脸皮那么厚,自己转眼成他大哥了,再怎么看,古逸晨都要比楚飞扬年轻啊。
  楚飞扬本打算借眼前这人的手杀了司马道奇,那天下自然再没人知道他与司马道奇的交易了,起码自己也可以安全了。不过眼前这人不同意,那只有另想办法。
  “大哥,一个没了根的男人是不会有那种欲望的,自然也不会去想娶老婆的事了,难道娶个老婆当花瓶来看吗?你说是不是。”还是断子绝孙的手段,这人的心也太狠了吧!
  楚飞扬心道:反正自己刚才都已经得罪了司马道奇,即便杀不了他,也要让司马道奇暂时不能找自己的麻烦,最好是的办法自然是让他进医院“休养”了,那样的话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跑路。
  古逸晨暗道:这人可真真的不是一般的歹毒。没有说话,走到司马道奇身旁,提起身子让他坐在沙发上,道:“这位兄台,刚才你那位兄弟的意思,你明白了吗?不过你放心,杀人的事我是做不来的,心不够狠,不过给人做做截肢手术之类的技术活呢还是勉强可以,你信不信,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示范示范。”
  司马道奇盯着古逸晨恨恨的道:“我信。”
  “你确定不需要示范给你看吗?我本打算让你那位兄弟给我做示范的,不过想你也不会答应让你兄弟给我做示范,毕竟任何手术都是有一定风险的,你说呢?”
  司马道奇杀人的眼神看了看楚飞扬,舔了舔嘴角的血,道,“为医学事业献出自己微薄的身体,我只会为楚兄弟高兴和自豪,又岂会阻拦于他。糟糕,拦住他,他想溜。”
  古逸晨第一时间退下了****的弹夹,随手扔向了楚飞扬,楚飞扬被击中,身体却还是扑到了窗口,艰难的翻了出去,只听“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嘿,还是跑掉了。”古逸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过重要的高度,摔下去估计会很疼吧!
  司马道奇摸摸自己的额头的伤口,坐直身子,道,“你是为了楚涵的事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走了,楚涵我放手了,楚飞扬和我之间的交易已经暴露,没他做内应想要对付楚家不太可能。妈的,这该死的楚飞扬,害我挨了这下,我非宰了他不可。”
  古逸晨笑了笑,心想:这人倒也不笨,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为避免再出苦头,坦白的很,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花花大少。
  “放心,他走了,我还可以和你继续交易。”
  “你,你也想……。”
  “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放手楚涵,那我自然也该回报些什么东西给你了。楚飞扬现在不容于楚家,打打落水狗,扔扔下井石,这些你应该比我更拿手,不要太过分就行。”
  “你刚才是故意放走他的。”
  古逸晨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站起身来,问道,“还有酒吗?”
  司马道奇看了看一直傻愣在那里的两女子,道,“去把我那瓶穆东?罗特希尔德葡萄酒找来,我们喝一杯。”
  “怎么样?这可是1945年份的。”司马道奇紧张的看着古逸晨,生怕他露出不满意的神情。
  古逸晨哪里懂品尝这些奢侈货,喝了口也品不出什么味道来,还不如喝啤酒了。接过司马道奇手中的瓶子,毫无征兆的一下击在自己头上。
  几人都惊呆了,不知他发什么神经。
  “这,这,你…你这是…”司马道奇问道。
  “别误会,刚刚欠你的,现在扯平了,好了,我也该走了。竟然流血了,看来这酒瓶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得看医生去了。”
  司马道奇看着眼前这莫名其妙的人,大怒,“扯平了?你小子一砸就砸了我两万多欧元的红酒,你说扯平了就扯平了?你赶紧赔我的酒来。”
  古逸晨看看地上破碎的玻璃,又看看司马道奇那发疯的神情,尴尬的道,“就这么一破瓶子,有这么贵?”
  “我不想再见到你,走吧!走吧!”司马道奇仰身倒在了沙发上。
  “得罪!那我走了。”
  古逸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从窗户出去,这爬上爬下的一不小心摔坏了怎么办。刚走到门口,司马道奇的声音传来。
  “哎,你是谁?应该不是楚家的人吧!”
  “古逸晨。”转身答话的古逸晨却发现司马道奇虽然站起身来以示尊重,却还是背对着自己,笑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不过你问的问题实在没一点创意,要不是欠你一瓶酒,有些过意不去,肯定是不会答你的。”
  司马道奇背对着古逸晨,伸出中指比了比,然后瘫倒在沙发上。
 

  “听说,这段时间你过的蛮潇洒?”楚涵手中拿着沾着药水的棉签,小心地给古逸晨头上的伤口消毒。
  距离太近的原因,古逸晨鼻中除了闻到那药水味外,还有楚涵身体散发出的一丝青春气息。
  “嗯,还行。”古逸晨皱着眉说道,伤口那的确是有点痛,比起以前那张护士的手段差不到哪去啊!也许是她楚涵故意要整整自己。
  “不错啊!我被人禁足,你倒好,一个人在外面逍遥自在。这事该怎么办,你说?”
  果然,这话证明了她刚才是成心的。
  古逸晨情不自禁的挑了下眉,忍着痛回道:“你说怎么都行了,能稍微轻一点吗?要不,我自己来也行。”
  楚涵笑的更加“恐怖”了,扬起了手中的棉签,道:“你说,这种差事我怎么能够放过,感情就是这样联络出来的,你给我躺好了。”
  古逸晨想要爬起来,却被楚涵重新按回了床上。
  古逸晨无奈,只得闭上了眼睛,任她折腾,这是联络感情吗?心里有点不平衡就直说了,我又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你难道就没发现我们二人的姿势有暧昧吗?算了,眼不见为净,这香喷喷的人和床都让他有些陶醉,这种待遇又有几个人能享受。
  “楚涵?”
  “怎么?”楚涵没有看古逸晨,放下了棉签,开始给他包扎着伤口。
  “你知道我家那两口是做什么的么?”古逸晨享受着此刻楚涵难得的温柔,道出了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从不见双亲工作,但小日子却又可以过的如此滋润,
  “这种事你能问我一个外人吗?”楚涵觉的头有些晕,定了定神才回答,心道:你父母干什么的,怎么来烦我?不会自己去问你家那两口子吗?
  “我就是觉的有点奇怪,你看他们每天都像度假一般快活,不觉的奇怪?这过日子都是要开销的。”古逸晨没有理会楚涵的埋怨,继续说道。
  “要不怎么说你老土呢?姨丈他们鬼精的很,多半是做些投资之类的,就是类似那些什么甩手掌柜的,啥也不用操心,那才叫享受生活啊!什么时候年纪到了,我也要学学他们。好了,完工了,赶紧谢谢我吧!”
  古逸晨自动过滤了楚涵那最后一句话,想想楚涵的话也有点道理,看来自己把麻烦推给那两口子是做对了,本来就是,这种事就应该由着他们来整,楚飞扬估计是跑不过自家那两口子的虎口了。
  睁开了眼,发现楚涵正微微喘着气盯着自己。
  “逸晨!”
  “嗯!”古逸晨稍微动了下身体,这楚涵的眼神太那个熟悉了。
  “咱俩商量个事,成吗?”
  “……你说。”
  “叫声‘姐’来听听。”楚涵合身躺了下来,紧紧挤在古逸晨的身侧,满是调侃意味的眼神却死盯着他不放。
  “那……那个,下次吧!”古逸晨很是郁闷,刚才瞧着她的眼神就知道有些不妙了。
  “不成。又是这个借口,那次车祸之后你就再也没叫过我‘姐’了,今天为了帮你,我手都累酸了,就当是谢我啦!”楚涵的语气异常坚定,为了这事,她不知辛苦了多少次,做了多少功夫,威逼利诱也不知耍了多少回,但是都不管用。
  “不就叫声‘姐’吗,有这么难吗?你又不会少什么东西……还要想多久啊!”对于古逸晨的沉默,楚涵束手无策,遇上其他事,他都会退步的,唯有这件事一直卡的死死的,攻了三年都还没有攻下来。

  “这事就那么有意思?”古逸晨对于楚涵的坚持,也是倍感无力,这个表姐估计是属于那种极有“征服欲”的人。可他也不知自己是那根筋犯混,认个干妹妹可以商量,要他认个姐就是浑身不自在了,所以他也在坚持。

  “有意思啊!你叫过之后就知道了,而且我敢打赌你肯定会喜欢上的,唉,你别皱眉啊!啊!你又装睡,你别以为这么就能逃过一劫,我不会放弃的。”
  “淑女!淑女风范,这不是一直让你引以为傲的吗?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古逸晨被逼不过,楚涵那双手不仅会包扎伤口,还会制造伤口,掐的你身上的肉青一块紫一块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他只有只得反击道。

  “你没瞧见我现在很淑女吗?”楚涵使劲地拧着古逸晨的胳膊,回道。
  古逸晨记起了一句话:淑女也可以流氓的,流氓的让人很是无可奈何。
  想着大学生活还要在楚涵的阴影下度过,他忽然就觉乎着楚涵下死力气把自己弄进了江大,似乎是早有预谋的,如此狼子野心,实在可恨,可笑自己竟然这么长的时间都被蒙在鼓里。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