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红夜--中道私家侦探探案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淡淡的月光铺在寂静的大地上,夏日的晚风不时拂过,携着丝丝的凉意。屋外的草地上,昆虫的鸣叫声顺着晚风飘过,似乎在彰显着一叶宁静。

  大厅中几人在低声的说这话,从他们那严肃的神色可以知道他们所谈之事必定是重要而秘密的。

  坐在中央的是一身白衣的中年人,成熟的脸庞,修长的身材,隐隐散发着一股无名的魅力。他的身后立着一位英俊的少年,就是肤色太白,似乎缺少阳光的照射一般,漆黑的眼珠却只是盯着中年人的前方,映入眼帘似乎是窗外的夜色,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现在的姿势。

  “禀总管,一切都已安排好,就等线人通知动手。”下首的一人恭敬地对着白衣人道。
  白衣人轻轻端起桌上的茶杯,闻了闻茶的气息,然后小小的品了一口,没人敢打扰他,缓缓放下茶杯后,白衣人淡淡地道:“这一次只许成功,再有什么差错你们自己看着办。”
  刚才说话的那人及其他身旁几人的身影都有些轻微的抖动,还是刚才那人答道,“总管放心,我们挑选的人都是最优秀的,一定能完成任务。只是……”
  “似乎你上次也是这么保证的!好了,这是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你想说什么?”白衣人冷冷的回道。
  “属下不明白为什么要和齐家兄弟合作,我只担心他们会坏事。”其他几人似乎有同样的疑问,在一旁点头附和着。
  那总管扫了他们几人一眼,顿了顿说道:“你走趟福门市,我们的计划可能需要她。”他这是对身后的少年吩咐。

  少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只是他的眼神,相比刚才的古井不波,似乎有了一丝涟漪。
  虽然他只是站在白衣人的身后,但是白衣人却似已经看到少年的动作一般。然后才对着刚才问话的人道:“青狼你要知道,我们对付的不仅仅是齐英伟一人,他的身后有着整个齐氏家族,齐二少听说也是个人才,把齐家经营的如此规模,只可惜无缘一见。齐英伟也算不错,是个人物,不过太过迂腐,说的好听点是重义气,哼……”是人都听的出来他对齐英伟似乎很是不满。

  品了一口茶,白衣人接着道:“有他在,齐家不会散,即便是齐二少已经失踪了七年。即便计划成功,齐家也还是百足之虫,要完全吞掉齐家可不是动动刀枪就可以的,至于你说的拉拢齐家兄弟那两个废物,不过是分化齐家的一步棋罢了,要让齐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垮掉,最好的办法还是从内部分化他。”

  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出,在他心里那齐英伟已经是个“死人”了。
  青狼暗自有些心惊,总管的手笔实在够大,接管齐家全部势力,控制青州市**,每一件都是他人所不敢想,跟着这样的老大,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祈祷。
  “好了,去安排吧!”
  众人起身告辞离去,那少年依旧立在白衣人的身后。
  大厅中的气氛有些沉闷,白衣人看众人离去,良久才说道:“收拾下,明天就出发吧。”
  “是。”
  青狼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二十来号人,他们是自己的心血,是自己最忠心的战将,是可以性命相托的兄弟。
  “只许成功,没有失败。”再没有多余的话语,也不再需要任何其他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使命。
  饮下了手中的一碗酒,接着是瓷器与地面接触的声音,所有人的血性似乎都被刚才的那碗酒激了出来。
  “检查武器,出发。”


  夕阳西下,K市的出境的一条道路上驶过一列车队。
  整个车队由七辆黑色轿车组成,有如一条黑龙在道路上奔驰着。
  齐小三的双手专心的把着方向盘,紧紧的跟着前面开路的车子。时不时的看看后座上的大哥,并观察着整个车队的情况。身后的这人不但救了快要饿死在路边的自己,还让自己摆脱了做乞丐的命运,一定要保护大哥平安到家,齐小三暗自对自己说道。

  坐在车上的人正是齐英伟,健壮的身材,头发修饰的很短但精神,似乎每一根都很有生机般立了起来。洁白的衬衣,合身的黑色西服,还有那件黑色披风的点缀,那风度比起电影镜头里丝毫不逊。

  齐英伟看着窗外的景色,想到再过几小时就可以见到妻子的徐静,心里不禁多了几分甜蜜,有些阴暗的方脸也柔和了几分,二人在一起已经有了近二十年,可是离别和相聚都让自己很激动,两人的感情就有如那佳酿,越陈越香。

  这次外出拖了近一月,事情虽然最终谈妥了,但还是有些心神不宁的,胸口好像压了块石头,老担心还会出什么篓子。的确,要不是小三不经意间撞破了那些杀手,估计他现在已经躺在医院太平间了,能逃过此劫,只能说是运气还不算太坏,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要动他,近些年来,他已经很少出面了,按理说也没得罪什么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

  自从老二离开后,自己掌这家主之位已经有些烦了,只是三弟自从弟妹死后连门都不怎么出,四弟又不太成器,还好有妻子徐静和老友乘风在帮着打理,不然要撑下这份产业他恐怕是要累的吐血。
  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不然他早就打算退下去了。不管怎么样,这次回去后就要着手培养接班人了。家族里面,健叔的儿子齐超还有点出息,成熟稳妥,已经隐隐可以独挡一面了。乘风的那个义子,虽然话不多,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但办事还算稳妥,有他辅助,齐超必定是如虎添翼。该是时候让他俩多交流下了,以后配合起来才会更加默契。
  车窗外渐渐熟悉起来的景物把齐英伟从沉思中拉了回来,看了看驾车的齐小三神情有些紧张,齐英伟微笑道:“不用这么紧张,小三,就快到家了。”
  齐小三回头微微一笑,自己也许是太过紧张了,连方向盘上都是汗水。
  黑夜慢慢地撵走了夕阳,开始统治这个世界。
  前方道路维修,车子进入了一个单行车道。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最前方的车辆冒出火苗,紧接着后面也是一声巨响,整个车队瞬间就被堵在道路上不能动弹。
  齐小三等马上反应过来,车队又遇袭了。除了先前两辆炸毁的车外,所有人都下车,护在齐英伟四周,依据车身占据反击位置。
  齐英伟心中叹了口气,还是来了,年纪越大,不好的感觉倒是越来越准了,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吗?不过这些人还真是顽固,齐英伟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偷袭的人居然连火箭弹都搬出来了,来头倒是不小,看情形他们是势在必得了。
  众人被黑暗中的火力压的动弹不得,无法发现敌人的踪迹,自然也无从反击。
  齐英伟还是猜不透到底是要自己死,尽力抛开那些念头,开始小心的观察四下的环境,建筑物比较密集的街道一侧被敌人控制,他们现在只剩下街道另一头的那栋高层建筑物,但是要到达那高层建筑物却要经过一段没有任何东西可做掩护的空地。
  自己能够到达那建筑物吗?从敌人如此专业的手法,他们断然不会漏掉这点,只是明知那是个坑,也必须往下跳了,不然就只有待在这里坐以待毙。
  刚才那单行车道恐怕也是这些搞的鬼,那没有被占领的高层建筑物有九成的把握是个陷阱,而那段路程长达几十米,中间连一点可供隐蔽的掩体都没有,估计是对方狙击己方的最好机会,冲过去刚好做了人家的靶子。
  但是假如自己不过去,虽然这车子可用来抵挡一阵,但是对方有重武器在手,自己也是难逃一劫,由不得他多考虑,唯有一拼,只希望能多拉上几个垫背的,想杀他齐英伟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了,要想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指挥众人朝最近的那栋高层建筑物移去,只有这样才能把敌人在暗处的优势的破坏,黑暗中的敌人也因此显出身型。假如能侥幸灭掉建筑物的人,也许还有一条生路,齐英伟就是靠着这种拼劲,曾挽救了他自己无数次的性命。所以此刻他还没有放弃,扼守建筑物关键位置,等待援军或是警察的到来,那时敌人将不得不撤退。
  剩下的十几号人冲向目标,不时回身反击,子弹到处飞窜,带给黑夜鲜血,收割着生命,不时有人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最后冲到建筑物的人只剩下七人,齐英伟看着紧随身后的六人,有的身上已经带伤,血流不止,他们没有顾的上处理伤口就抢占了有利位置,齐小三紧紧地跟在齐英伟的身旁,只是左手被打掉一根手指,还在滴着血。

  状况如此惨烈,可以想象对方的实力是如何的强横,外面还有轻微的**声,是受伤的兄弟忍不住叫了出来,但是现在没人可以救他们,只有看自己能不能撑到警察来了。
  齐英伟伸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他在想到底是谁要置他于死地,要知道这些跟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最精锐的手下了。对方对自己的行程一清二楚,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人出卖了自己,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自己身边亲近的人。

  齐英伟的目光凝视着身边的六人,看到他们都在为自己流血,为自己拼命,不禁自责起来,自己怎么能够怀疑他们的忠诚。
  齐小三看到齐英伟的紧皱的眉头,紧了紧手中的枪,又朝他走进了两步,他发现了这房子有些不对劲,空荡荡的房子没有一个人。
  不错,自从冲进这房子,外面的激烈的枪声也在瞬间停了下来,似乎他们之前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把齐英伟等人赶进这栋大楼。
  齐小三紧紧立在齐英伟身后,而他身后的五人则成半圆形将他们保护在中间。
  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来。
  楼梯间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听上去就知道对方是训练有素的,因为他们的脚步声不但很轻,还是一致的,一步一个声音,有如士兵在接受检阅一般。
  青狼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他身后是一批武装到牙齿的杀手,他们手中自动****对准了齐英伟几人,只有那血红的眼睛暴露在空气中。
  齐英伟平静的看着青狼的人将自己这一票人围住。
  齐小三却已经忍不住骂了出来,“你……叛徒!”他一时之间也是气的说不出话,道上走的人杀人放火都无所谓,但是做叛徒却是最让人鄙视的。他不知道默默无闻的青狼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想知道,手中的枪指向了青狼的眉心,而他身后的五把枪也同时为自己找了一个目标,即便是死,他们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齐英伟抬手压下了齐小三持枪的手。
  “是你?是谁指使你的?”看到青狼,齐英伟似乎有了一丝了解。这青狼原本也是齐家的人,处事手段太过毒辣,他不得不将其赶出齐家,不过齐英伟也知道青狼这种人,阴谋诡计不行,顶多也就是别人手中的一杆枪而已。
  “不愧是齐家家主,这种情形还能如此洒脱。”青狼笑着道,回避了齐英伟的问题。
  齐英伟点了点头,“你认为你背后的人能有几成的把握?”
  “事在人为,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只是负责让你消失,后面的事自然有其他人去办。”
  齐英伟顿了顿,说道,“他们几个你人认识,让他们走吧,我任你们处置。”
  “大哥,我不走。”齐小三叫道。
  他跟齐英伟的时间虽不如青狼久,报恩的心确是真的。
  齐英伟虎目迎上了齐小三,拍了拍他的手道:“都走吧!”
  青狼示意把守门口的杀手让开道,齐小三最后看了齐英伟一眼,转身跟在五人后面出了门口。
  “动手吧!”齐英伟无视众杀手黑洞洞的枪口,缓步走向了楼梯间,他虽然并不怕死,却不能容忍自己的身体的倒在这些无名之辈的脚下,即便倒下,他也要高人一等。
  枪声响了,一枪接着一枪连响了六次,齐英伟虽闭眼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感觉到子弹穿过自己的身体。
  枪声是从外面传进来的,齐英伟身子一颤,眼睛冒出青光,望向了青狼。
  青狼也有些奇怪,为什么会响了六声,阿庆的枪法他是知道的,难道他出了意外,目光移向门口。

  一只血手爬进了大厅,慢慢的,手的主人也爬了进来,是齐小三。
  齐小三艰难的抬起了头,对着齐英伟笑道,“大哥,我杀了阿庆。”但他马上又流下了泪水,“兄弟们都……都……我……”一句话未说完,满是血污的头终于坚持不住,掉了下去,砸在地板上,再也没有抬起来。手掌上托着的正是刚才齐英伟在拍他手时给他的那枚戒指,原本齐英伟是希望让他带回给徐静。

  齐英伟小心的把齐小三脸上的血污擦拭干净,收起那枚青铜戒指,狂笑道,“我还当你青狼是个人物,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他想要齐小三活下去,给他的任务是找出车队中的叛徒,并且把戒指带给徐静。而那叛徒显然担心会被人挖出,刚出门就先下手为强,但最终却落的和齐小三同归于尽。
  青狼没有说话,挥挥手走了出去。
  齐英伟抱着齐小三渐渐冰冷的身体,抬起头仰望着夜空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