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巧遇(1)--中道私家侦探探案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少女看着父亲在那捣鼓着汽车,汗水不停从他脸颊流下来,滴掉在地上,转眼就被这火热的地面吸了个干净。

  少女抽出纸巾为父亲擦拭着汗水:“爸,你行不行!”
  “看来是弄不好了,这老爷车,真会挑地方闹情绪,你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得,电话打了吗?”

  被少女称做父亲的男子拉下引擎盖,身上的白衬衫在检查车子时,已经弄得脏兮兮的了。原本那学者风范立时没影了,只看的少女捂嘴偷笑,心道:活该你!早就让你换部车了,老是拖啊拖的,这下遭罪了吧!
  男子叫高雪松,是河正大学的硕士生导师,能让他无奈的事情不多,偏偏他的宝贝女儿高玥确是其中最让他头疼的,女儿高考填报的志愿竟然是江正大学,这不摆明了是跟老子较劲么?问其理由?很简单,“江南好,风景旧曾谙……”高雪松差点去找他女儿的语文教师拼命。
  “都打了几次,这出警速度也太慢了,报警快半小时了还没一点反应,太阳都下山了。”高玥有些气愤的道。
  “不过好像这路根本就没什么车经过啊!”高雪松停了下来,顺着公路放眼望去,直到视线的尽头,仍是看不到车的踪影。

  的确,他们在这停了近半小时,来往的车辆愣是没超过两位数。
  “就算是有车子经过又怎么样,你没看到刚才那几位,明明看到我们,那车速还猛的提了上去,我就有那么恐怖吗?真是世态炎凉!”
  高雪松不禁好笑,这词要说也只能由自己说吧。
  “小玥,那边好像过来了一辆。”
  刚开始还只是个黑点,转眼就能看清车的外型了,不过车子速度太快,少女的父亲只来得及挥两下手,车子就已经越过了他们。
  开车的少年看上去有些疲倦,右手把着方向盘,左手则支着头。半眯着眼睛,似乎在抓紧一切时间休息着,只是开车也能偷懒休息么?
  偶尔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似乎显得有些深遂。头发有点乱,几天没打理,肯定会乱的,不信你试试,当然光头是例外,不过看上去却又有那么几分的随意和自然,稍微带点颓废的感觉,不过要是你也像他这般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估计你肯定是站着也能睡着了。

  所以他选了这条刚开通不久的道,车流不大,为的只是在开车的时候能眯会儿。
  少年很想不管眼前遇到的二人,可是却又不能做到不管,刚才清醒的时候有听到车载广播提示,这个路段的治安不行。他就不明白,治安不行怎么没人来治理,多派几辆警车来巡逻不就行了,就算治标不治本也多少有些警示作用吧!
  高雪松看着刚才那车子转眼又退了回来,车窗慢慢摇下。
  “车坏了?”露出一张略显疲惫却清秀的脸。
 

  二人的行李实在不少,更准确的说法是这个女孩的行李实在不少,将整个车尾箱塞的满满的,连副驾驶座也是行李,父女二人在后面。
  父亲接过少女递过来的纸巾一边拭汗,一边对少年说道:“今天是多谢小哥了。”
  “客气了,大叔。”
  父亲指着身旁的女儿道:“小女高玥,我是高雪松。今次送她去学校,没想到走这里,车子竟然出了点问题。”
  少年调试了下后视镜,却看着少女手中却搂着一只大棕熊,没来由的同情了一把这父亲,这是女孩子就喜欢带些个没用的东西,累的可是她家长。在少年眼里,那些玩具当然没什么用处的了。
  “古逸晨,你们的车子就放这吗?”算是自我介绍。
  “就扔这了,车已经上锁了,等交警来拖走了,报警求助电话都已经打了几通。”高雪松回道。
  古逸晨心道:这出警速度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太大的改变,效率可真低。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这父女俩刚才怎么就会那么着急的先把行李搬上了自己的车,要是不顺路咋办呢?真要向雷锋同志学习吗?我实在是困啊!某人心中叫苦。
  古逸晨发动车子,问道:“是去江正大学吗?”
  高雪松点点头,心想刚才似急了点,好像还没提这事,望向高玥,意思是询问她有告诉眼前这少年没有?没曾想女儿正瞪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看来是同样的疑问。
  古逸晨透过后视镜看到二人表情。
  “我刚看着你们的行李箱上有写学校的名字,也不知有没有看错。”学校会给每年新招收的学生发放行李标签,上面可以注明学生姓名学校地址等一系列的信息,以防丢失行李,即便是失了,遇上心肠好的还能给邮寄回学校,只是这父女俩明显是自驾车去学校,贴这个似乎效果不大。

  高雪松笑道:“我说呢?小哥眼力不错。”
  古逸晨心想自己好歹也挂名江正大学侦探文学社社长,眼力还是有一定水准的,专业来说呢?是观察力有一定水准,其实他是刚才帮忙放行李箱时不小心看到的。
  不过,就是没看到父女俩的行李标签也能猜出个大概来。首先,眼前的这少女,学生味太浓;其次,这条路虽然有新开通但经过江正大学的正门侧门,只是不知道她们两父女怎么会走这条路,没开通多久啊;再有,这一带虽然是大学高校园区,但开学日期基本都错开了,现在接受新生报到的也就只有江正大学了。有了这些信息还不知道二人的去向,要去测测智商了,这也是古逸晨为什么会停车的一个原因。
  “其实是看你女儿比较像学生,就随口蒙了。”
  没曾想这话令少女产生了不快。
  “什么叫‘像个学生’,麻烦给个说法。”语气是属于那种很不友好的了。
  高雪松也是拿女儿没办法,只得向古逸晨赔罪,“孩子从小惯坏了,小哥别往心里去。”
  古逸晨不禁好笑,心想:大叔您再这么给惯下去,只怕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大叔别这样说,是我用词不当。”要给长辈留几分面子。
  高雪松还没说话,就被女儿接过话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就不明白了,如果说是道歉呢似乎又没什么诚意。”
  古逸晨尴尬的笑了下,类似场面虽然见的不少了,不过还是没学会怎么来应付,半响道,“这……学妹很有个性。”
  “谁是你的学妹,少套近乎,你这种……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她本想说你这种色狼我见多了,总算想到毕竟是在人家车上才不得不临时改口,加上这人好像就没瞧自己几眼,说人“色狼”也说不过去,难道说这人是一头不怎么色的“色狼”么?似乎太牵强了,“强扭的瓜不甜”。

  古逸晨提起精神,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想仔细打量下这火药味十足的女孩儿,不曾想正好迎上了少女那不是很友善的目光,不想又或是不敢与她太过纠缠,赶紧专心致志地开车。心想这女孩倒是看着还算养眼,只是这脾气就有点那个了。不过令古逸晨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位高大叔一直都处于沉默状态,抽空看了下,发现这老兄一老在擦汗,不禁想问问他,是不是真有这么多汗要擦,车子又不是没开空调。不会是镇不住自家女儿,躲一旁出冷汗吧!

  三人都不再说话,车里的气氛有点沉闷加尴尬。高玥不禁心想:自己并非什么不可理喻之人,今天对眼前这伸出援助之手的人没有一点好感,首先肯定是对方的不对,当然也不排除天气热,火气旺的可能性。还有一点,估计是眼前这人令自己打赌输给了老爸的缘故,原来这父女俩刚才打赌,一个认为这南方人太过冷漠,一个则认为不能以偏概全,各执一词。没曾想古逸晨刚好赶上这档子事,这父女俩就以这车会不会停下帮助他们来定输赢。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眼前这少年对她的态度实在有点过分,对少女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美丽视若无物,视线也只是一扫而过,连最起码的“注目礼”都没有行,虽然女孩子都厌恶那种**裸的眼神,但更多的是仇视那些没有审美观的人。色狼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最好还是把一些变态的都关进监狱就好了,但是像眼前这种没有“审美观”的人是一定要拉去“打靶”的。

  其实是古逸晨困的眼皮上下打架,这种状态看人很容易让人误会他在“放电”,倒不是他要装清高。只是他没想到看美女要得罪人,这不看呢更得罪人。
  “其实我也是江大的,今年已经大三了,真不是有意要套你近乎。”古逸晨打破了沉默,毕竟自己是车主人。

  一句话让高玥自怨自艾起来,她原本打算在大学生活里树立一个淑女形象的计划还未开始执行就已经宣告破产了,罪魁祸首自然是眼前这小子没有及时“通报”的身份。但是很快,高玥就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做不成淑女那就不做,反正这年头不兴淑女。
  “学生就开这么高档的车,不简单啊!”高玥那语气,摆明着就是在怀疑车的来路不正。
  古逸晨苦笑,“不是个人财产。”
  “哦,不是你买的,那是偷的还是抢的?”
  古逸晨心想,高大叔你还真沉的住气,令爱在审犯人了。看了眼高雪松,正在眯眼睡觉,非一般的高招。
  “我不像是那种做奸犯科的人吧。”古逸晨努力地保持自身的清白,同时也在怨恨自己为什么没胆将这捣乱的人赶下车去。

  “难说,这个人心隔肚皮,难测!扮猪吃老虎的事我也没少见,你说是吧,社长。”
  古逸晨放弃了给自己“正名”,深吸几口气,不再搭理高玥,同时看了眼跟着自己后面已经有一段距离的神秘车,油门踩了下去。
  高玥见古逸晨久久不回话,狠狠踢了一脚前座车椅,好不容易找个人来拌嘴,三两下就“歇菜”了,只好抱着绒毛大狗熊转头看向了窗外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