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中道私家侦探公司 

中道调查 微信:zd189007

 
   企业调查
 
   民事调查
 
   中道快讯
中道私家侦探
 

捞人:他自己跑了——中道中国式私家侦探实录

——————————————————————————————————————————————————————

    中道私家侦探公司讯:

  车子又缓慢的沿着街道胡同转了两圈,我们看到公安已经赶到,人群乱哄哄的在讲着什么。看到人一个个的往警车上上,生哥直接开车走了。事情这个样子,虽然我俩没出啥错,毕竟阿远被丢在那了,所以一路沉默无语,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大概十分钟左右,生哥将车子停在一个大院门口,我探身看了下:城南派出所。他怎么知道是这,我有点疑惑的看了看生哥,他回头瞅瞅我,说:“那地儿就归这派出所管,咱们在这边等他们回来就行了。”

  警车很快的回到所里,我们的车也跟着进到大院。隔着车窗,我看到先下来的是被打的那个男的,脸跟浆糊一样血呼啦他的,一件白上衣已经变成红的了,一手捂着头脸,一手扶着一个肥彪彪的男人,阿远也浑身浑身都是血,要不是穿的衣服,都认不出来了。迎面值班室出来一个老警察,看到就叹了一声:“哟,几个人打架,咋整这么厉害?!”出现场的两个年轻警察中的一个,一边拉着阿远一边回答道:“呵,他们打了人跑了俩,还有一女的送医院去了,留下这个被围观的群众给打了一顿。”老警察点了点头:“够狠!”

  警察和带来的他们几个很快的进了办公室,生哥也没有下车,我们就那么坐在车里,看着生哥招牌的笑容,我紧张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那会儿,我真觉得这就是个小事,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我有点相信生哥能搞定这事儿了。

  一会儿又过来了街面那边的人,看着都挺壮实,我稍微打开了点车窗,听着办公室这帮人吵吵闹闹,好像还有人要在里面打阿远。我给生哥说了说情况,这会儿发现派出所也挺危险了。他招牌的笑容又挂了起来:“呵呵,没事,我下去看看。怎么着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兄在派出所吃了亏呀。”

  他打开车门,背着的俩手,晃晃悠悠的朝办公室走去。我看着那一手攥着烟一手攥着手机的背影,回头跟阿比说:“真淡定!……咱还是搁在这等着吧。”

  估计着进去处理还得一会儿的时间,趁空儿我问阿比:“咱下手有恁么狠么?咋伤成这个样子了?”阿比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把手伸了出来:“我想着脸上得见血,怕万一,把这个攥着手里打的。”我探头一看,日呀,小飞刀,这丫居然把我后备的飞刀一直待在身上,生哥把我东西要过去的时候,这丫居然直接拿起来用了。

  “我靠,怪不得,没毁容算好的了。”我边说边从储物箱把我的家伙一个个拿了出来。“这点钱,不值当的。”

  不知道是不是生哥的作用,警察和那群人已经都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我隐约听到俩警察正在劝着对方的人,赶紧带着受伤的去医院看病,那群人还在争执什么。哄闹的了一阵,人还是一点点散了,生哥在这群人走完之前回到了车上。我问他:“啥情况了,生哥,阿远没事吧?”他一边盯着那群正在散去的人,一边随口应着:“嗯,没事……一会把人接走。”

  一会把人接走?有点不可能吧,我和阿比对了一眼,有点不大相信。

  随着人渐渐散去,那俩警察也跟着走了出来,一边摘着帽子一边聊着天:“走,先去一起吃点饭去!老王哥…”一个年轻的喊道:“老王哥,一起去吃点饭吧。”那值班室的老警察打开门,摆了摆手“不去不去,捎点回来。”顺手又把门关上了。俩警察朝我们车这边看了看,我和阿比赶忙朝下缩了缩,不会知道我俩在车里吧,我想,这会儿要是再给补抓进去,太冤了。

  生哥隔着窗户朝外看了眼,随着警察走出了院子,对我俩说了声:“走,进去看看。”
  我和阿比胆战心惊的跟了过去,我靠,这可是派出所呀,光见朝外跑的,没见主动朝里钻的,生哥这是对我俩砰砰乱跳的小心脏进行考验呢吧。

  进了办公室,看到阿远一个人缩在一个椅子上,我想象中的手铐也没有。不过人确实被打的有点厉害,进了屋在白晃晃的灯下,看着脸真有点像杂货铺了,眼睛肿的都挤在一起了,嘴边也是青肿一片,身上手上看着都是血。生哥估计也是这才近距离的打量,摇了摇头:“这咋打恁么狠呀?这哪淌恁么多血?”阿远忙站了起来,支吾不清的说:“没事生哥,血都是那孙子崩我身上的。”他又解释说“人太多了,跑不出来了……”
  “靠,看见了……真打的不清。”生哥砸吧了下嘴,“走吧。”

  我们上了车,迅速的开出了派出所大院。我忙跟阿远解释当时情况:“对不住呀哥哥,当时我们俩都冲回去要拉你一块了,实在是对方来的人太多了,没办法我俩才走的。”阿远摆了摆手:“没事兄弟,那女的疯了,都被踢晕过去了手都不放,我就吃点小亏,没事的。”人物!我心里想,真丫人物,都挨成这样了还是小亏呢。

  正说着,生哥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顺口给我们说道:“对方又找到派出所去了,找警察要阿远呢。警察说谁能一直看着他,出去吃个饭,他自己跑了。阿远,你没有给他们报真名字吧?”阿远忙回答:“没有!这个我知道咋弄,我装着那会头疼,他们问我啥我就说头疼,啥都没留。”

  “那就没事了,不管他们了。”生哥边说边将车靠路边停了下来,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一叠钱数了八张,“威啊,这次出了点意外,刚给派出所的塞了400块钱让他们去吃饭,这样他们才把阿远给咱留那让带出来。本来这次主家给咱2000块办这个事儿,现在扣掉那400,给你俩八百,你看中不?”主家?我恍然大悟,但并没有多想。出了这摊子事儿,还能有钱挣,还说啥,忙接了过来:“没事没事,生哥,应该的。”

  生哥又掀开了中间的储物箱,拿出了一张卡片,对我俩说:“这以后就是兄弟了,我也不瞒你们,你哥我在这开了个私人侦探公司,就在法院那边,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地址,你俩拿着,这两天没事了去那找我玩,去了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接着你俩,或者在那等你们。”我和阿比忙不迭的点头,我将名片接了过来,趁着车顶的灯光看去,一行醒目的字映入眼帘: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业务范围:商务调查婚姻调查债务追讨打假维权私人保镖接受各种私人委托……
  我和阿比愣了。

  800块实在太不经花了。第二天,我和阿比商量了一下,这也算是第一单生意了,钱也不分,在我们心中,这是一笔意外之财,想想在学校一个月500块钱不到的生活费,俩人决定先用最近务必把它奢侈完。

  先去了定点吃饭的那家羊肉汤馆,这之前雷打不动的一碗烩面必须得提升一下。孜然羊肉来、凉拌牛肉、皮蛋黄瓜,想想还缺了点啥,“老板,来份东方不败!”阿比大声的喊着,老板直接懵了,啥,你点的啥?“花生米两掺!”阿比笑了笑,这老板太没见过世面了,这都是我们在学校必备之物呀,一份东方不败足可以下去一打啤酒。“再烤10个羊肉串,10个板筋……呃……烤俩羊腰子,要内腰!”

  我笑了笑,太尼玛奢侈了!必须的!拿起酒杯和阿比碰了一下:“来,兄弟,为了新生意!”

  吃晚饭,算算手里还有几百块钱,我和阿比在体育场一边溜达,一边谋划着拿这钱去干嘛。一圈草地没转完,看见旁边一个人在那练什么动作呢,不停地左手单手着地,然后身体凌空右脚朝上踢,可能是刚开始练吧,老是还没等到踢上去就摔倒在地上,真佩服这不嫌摔的疼的劲儿呀,看着就揪心。我和阿比研究了半天,也没有搞清这人是在练街舞还是在练武术,就准备上前去看看。他可能也感觉到有人走上来,站了起来,接着昏黄的路灯,我和阿比笑了,原来是在健身房打沙袋发疯一样的阿杰呀。正好这回找个娱乐项目,这小子在这人熟地熟的,可以一起商量下呀。

  “要不去金年华吧?”阿杰一听花钱的事儿,顿时来劲儿了,一边拿外套穿着一边说。“那是个迪厅,里面有我认识的人,挺好玩儿的。”

  我和阿比琢磨了一下,一直听人说那地方可乱,经常打架,当了十几年的好学生,还没去这种地方玩过呢。不过头天办事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晚饭的两瓶啤酒又让自信心空前膨胀,阿杰一蹿说,我俩顿时也跟着来劲儿了,去就去吧,就照着剩下的钱花,也算长见识了。

  我们进去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我好奇的看着四周的一切,跟DVD里面香港片里的一样。阿比把服务员拿来的酒水单递给我,我刚扫一眼就给吓了一跳,这比吃饭贵的太多了,我看了看阿杰,他对我伸伸舌头。“我日啊,抢钱呀……”我恨恨的道。不过既然来了,又加上想刻意拉拢下阿杰这个兄弟,狠狠心我把单子递给了阿比,“你看着点吧,看阿杰想喝啥。”钱在阿比手里放着,他比我清楚,最多一次花完,我自己给自己松劲儿。

  阿比也咬咬牙,点了个498的套餐,边等酒水上来边跟我悄悄说:“威哥,这比咱去打人来钱快呀,还比咱那安全。等咱有钱了咱也开个这……”我打量了他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靠,我看行!”

  阿杰确实跟里面很熟悉,酒刚上来,他就邀请旁边桌上的俩女孩过来喝酒,等她们一过来,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几个人猜枚划拳,好不热闹。一会儿DJ的动感音乐响起来,那俩女孩欢呼着又冲到了舞台上,看着她俩在台上扭来晃去,阿杰凑到我身边,说:“威哥,我觉得有点不对,这俩妞手都不让摸,妈的是不是把我们当凯子玩儿呢?”凯子?妈的,这个老子懂,那不就是冤大头。今儿花的这可是真真正正拿拳头拼回来的血汗钱,我火一下子蹭上来了:“等会你就去搂她,要是真敢是玩儿咱们,抽两巴掌咱走人。”我们仨的酒劲儿真是上来了。

  不过阿杰再没了机会。那俩女孩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只回来了一个,还带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的,一头黄卷毛,看着就是个混混。我们仨顿时傻眼了。她一边娇笑着给我们介绍这是她男朋友,一边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酒给那个男孩倒酒,男孩接过酒杯,自己倒满,举了起来,边贱笑着对我们说:“谢谢几个哥们请我女朋友喝酒呀,来,哥们几个干一个。”

  我当时那个火,一下子烧到了头顶。我冷冷的看着他眯着的眼睛,也拿起来酒杯,没等给他碰就一口喝完。“你妈的你谁呀?……我认识你不?……滚!”男孩顿时楞下,酒杯一放脸就拉了下来,我一欠屁股走到他旁边,左手搂着他脖子,右手顺势将飞刀带了出来,顶在了他的肚子上。“我让你滚你听见没?”我咬牙狞笑着斜着他:“咋弄,要不要下楼去练练?!”他低下头看了看我手里的刀子,直接泄气:“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哥,我错了……我马上就走,这就走……”

  看着抱头鼠窜的背影我仨顿时乐了,那女孩怒视着我们,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了那里。“来吧,美女,过来一起继续喝吧。”阿杰拽了下她的胳膊,慢慢的拉她坐了下来,四个人慢慢的又有说有笑了起来。

  正说着,阿比用胳膊碰了碰我,使了个眼神。我扭头一看,被我赶走的那小子又来了,一个人叉着腰站我们不远处,看我望去,嚣张的喊了起来:“你不是要下去练练吗?走,下去吧。”说着带头就朝楼下走去。“你妈!”我怒喊一声站了一起来,瞬间又把刀子攥在了手里。阿杰拽了拽我,和阿比也站了起来,我一看跟着那小子后面,呼呼啦啦下去了十几个年龄相仿的社会青年。这仗怎么打,我有点傻眼了。

  扭回头坐下,女孩已经不知所踪。我们仨一边警惕的望着周边,一边商量了起来。我带着家伙,阿比带了一把甩棍和一把飞刀,阿杰啥都没带,我顺手把甩棍给了他,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下去打,人家手里有没有家伙,肯定有。那么多人,就算都没练过,我们仨能不能冲出去完,真用刀了万一被公安抓住了怎么办。想了想,还是给生哥打个电话,经过昨天的事情,我对他公安上的关系太相信了,等会能跑就跑,不能跑就照死的跟对方干,万一到派出所了,先提前打个招呼,能少挨点打。

  “你们恁么傻呀,对方那么多人跟他们打啥?”生哥听我说完经过,马上开训。“你们就在楼上别动,他们不是都在楼下么,我给公安上的朋友打个电话,看他们有空没去辆警车,警车就在那停着,谁敢打架。”

  我仨恍然大悟,太有经验了,所以说老江湖真可怕,随手一扑棱,我们这天大的难题就给搞定了。“明天你们俩有事没,没事来我这一趟,我们聊聊。我在公司等你们。”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88 篇文章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50篇文章/页 转到:

    衢州市中道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
    联系电话:0570-8088808     微信:zd189007